幻若蒂汐

未见青山老,昔人已白头

【巍面】沈面从良记6

  回到家后,沈巍将捕到的那只幽畜处理了一下,将最肥美、最好的肉割下,一块一块喂给了面面。而面面也毫不客气,通通塞到了肚子里。

  “哥哥,我吃饱了,你吃吧。”在到一半的时候,面面突然开口道,并摸了摸圆滚滚的小肚子。

  “嗯?怎么吃这么少?”沈巍并没有养过孩子,所以也不知道小孩子的胃有多大。只知道万年后的夜尊胃口特别大,一次吃好多人。

  “我胃口本来就不大,哥哥你今天怎么了?从你今天早上起来就不对劲。”哼,哥哥肯定是在外面找了其他的狐狸面了,所以今天才对面面如此心不在焉,还打面面的小pp。这样想着,脸上也露出了“你是渣哥哥”的表情。

  “呃……,哥哥只是觉得面面太瘦了,想让面面多吃点罢了。”捏了捏面面肥肥的小脸蛋,沈巍满含宠溺的说道。

  “哼。你才瘦,你全家都瘦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 *啊啊啊啊,想吃面!!!我当初脑子肯定抽了,怎么写成了十岁。这要养大面仔得多久啊!我不管,下章吃面,来点刺激的。你们要不要看?大型吃面直播,点关注,不迷路,大大带你上高速……。


【巍面】沈面从良记5

  “面面,乖。听哥哥的话,哥哥只是不想你有危险,担心你罢了。”没有正面回答面面的问题,沈巍走了过去抱住了面面,并摸了摸他的小脑袋。

  其实他也知道今天动手打面面有些冲动了,他终究不再是嵬,经历万年后的那场大战,他不想他的弟弟再误入歧途。

  好好护着他,护他一世周全。不要让万年后的大战重现,是他现在唯一活下去的信念。

  “真的吗?但为什么面面总觉得你与往日不同了?以前你从来都没打过我。”吸了吸哭红的小鼻子,面面超委屈的说道。但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搂住了沈巍。

  “那还不是你不听话,让你在家等哥哥,你偷跑出来,差点被吃掉,哥哥能不担心吗?”说着又往面面的小肉臀上呼了一掌。

  “哼,臭哥哥。就知道欺负面面。”又被打了一下屁股的面面,刷的一下红了脸,两只小胖手也迅速护住了身后,红红的小眼睛怒瞪着沈巍。

  “乖,别哭了,哥哥带你回家。”看着面前如此委屈的弟弟,沈巍的心顿时有些化了,怎么以前从未发现他的面面如此可爱。



  “哥哥,我饿了。”



  “回去哥哥给你做饭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哥哥,衣服脏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回去哥哥给你洗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辫子散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哥哥给你再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屁股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乖,回去给你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,我想打回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,你怎么不说话了?面面屁股疼,也要打你pp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就想想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呸,臭哥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就这样一黑一白两个小人儿手牵手“快乐”的朝家的方向驶去。


*世界需要爱心,请大家关爱一下我这个“孤寡老人”。在看完文后,麻烦点亮一下下方的红❤和绿👍,让我这个“孤寡老人”感受到爱。不要学那个再别康桥。看过文的小可爱多少留点痕迹,红心、绿手和评论,都可以的。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单身狗需要爱。


【巍面】沈面从良记4

  “说了,但面面想哥哥了,就出来找哥哥。面面只在附近找了找,没敢走太远,谁知道会遇到幽畜呢?”小脸一皱,面面有些委屈。还不是为了你,你还凶我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么说,你是怪我了?”看着面面一脸怨念的小脸儿,沈巍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可不,不怨你怨谁?”许是知道现在没了危险,沈面有些肆无忌惮,有些小傲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面面!错了就是错了,不许逃避责任。错了就该受罚,今日若不是我来的及时,你早被它吃了,还能再见到哥哥吗?”许是以前做教授做习惯了,如此一板一眼的训人,倒有些让面面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哼,臭哥哥,你凶我!你以前从来没有凶过我!你变了,你不爱我了!”从未受过沈巍指责的面面一下子脾气就上来了。从沈巍怀里挣脱出来,气鼓鼓的扭过了头,也不管因刚刚为躲避幽畜攻击,而弄脏的小白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面面……,你!”见弟弟如此不听自己话,还如此任性,以后可还不得上天啊!

          当然我们沈教授也是有脾气的人,一拽一拉,便把我们的小面团按到了腿上。也不管这是在哪里,巴掌便呼上了面面的小pp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啪!啪!啪!……”连续十下,打的面面一阵蒙圈,随之而来的便是身后火辣辣的疼痛。本来就哭肿的小眼睛,又掉起了金豆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知不知错?”到底还是心疼弟弟,打了十下后,沈巍便打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沈嵬,你混蛋……呜呜呜……我不要你这个哥哥了,你不是我哥哥,你不是我的嵬。”被打后的面面,奋力挣扎,终于在沈巍楞神的空挡挣脱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嵬!你是谁?嵬不会这么对我的,你这个坏人,你把我哥哥藏哪里了。”他的嵬,他的哥哥,绝不会这么对他。眼前这个人虽然和他哥哥长了一样的皮囊。但感觉是骗不了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*喜欢的话,就点亮小心心或小绿手,顺便评论一下。不然我会以为没人看呢。(ಥ_ಥ)  (呜呜呜,连个沙发都没人站,我写的真有那么差吗?)


【巍面】沈面从良记3

   “面面,哥哥回来了,你在哪里?”将两间房子翻了个底朝天,并在周围也转了转,仍然没有找到弟弟,沈巍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   催动了黑能量,沈巍感知着方圆几十里,终于发现他弟弟的痕迹。

     顺着痕迹,沈巍找到了弟弟。但当他到那里时,差点被眼前的一幕吓出冷汗。

     只见一只低等幽畜张开血盆大口,准备吞了面面,而面面被吓哭了,缩在一个角落,哭着叫着“哥哥,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,沈巍马上凝了一团黑雾,向幽畜打去。那只幽畜也被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尔滥杀无辜,其罪当诛之。”冰凉的声音,从沈巍嘴里悠悠吐出。一张可爱无比的脸,却让人有种腿软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黑雾自掌中越凝越大,沈巍的气场也越来越冷。在那只幽畜被吓得逃跑时,黑雾也嗖的朝它袭去。那只幽畜也命丧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 解决完幽畜,沈巍马上跑去面面那里。浑身的气场也变的温柔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 “面面,你没事吧,哥哥来了。”搂着被吓的瑟瑟发抖的面面,沈巍心疼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哥哥,面面好怕。那只幽畜……那只幽畜要吃我。呜呜呜……。”看到自己哥哥来了,面面像是找到了靠山,缩进沈巍怀里控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面面不怕,哥哥来了,以后哥哥保护你。”摸了摸缩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儿,沈巍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,但转念又怒火攻心。

       弟弟没有异能,还到处乱跑,实在该罚。若今日不是自己来的及时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 “面面,哥哥有没有跟你说,要在家乖乖等哥哥回来。”突然严肃的声音,吓得怀里的人一抖。

      呸,臭哥哥。刚刚还对面面温柔呢。如今这么严肃。面面都差点被吃了呢。哼,臭哥哥。

    *下一章,面面不听话,乱跑出去,被巍巍打小pp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 *喜欢的话,就点亮小心心和小绿手,顺便评论一下。不然我会以为没人看呢。(ಥ_ಥ)  (呜呜呜,连个沙发都没人站,我写的真有那么差吗?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巍面】沈面从良记2

  “哥哥,哥哥,呜呜呜……,你终于醒了,面面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看到沈巍终于醒了,面面特别激动地钻到了沈巍怀里,生怕沈巍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  “面面,你快起来,哥哥快喘不过气了。”虽然现在夜尊也不过十岁孩童的样子,但沈巍还是被压的有些吃力。毕竟他现在也不过十岁。

     趁刚刚夜尊抱着他哪会儿,沈巍悄悄运起黑能力,发现……,他居然变小了!!!和眼前这面团儿一般大小。就连黑能量也没多少了。好像回到了万年前,他们最弱小的时候,软弱可欺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可如何保护面前的弟弟啊!人生第一次,沈巍有些无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我饿了。”哭了一阵子的小面团儿,终于顺过了气, 也渐渐稳住了情绪。吸了吸小鼻子,红着双眼睛从沈巍怀里出来,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饿了?那我去给你做饭吃。”稚嫩的声音从嘴里出来的那一刻,沈巍有那么一瞬懵逼,但也渐渐地接受了现实。十岁多的孩童,多么遥远的记忆啊!

       抬眼环顾了下四周,发现果然如万年前的一样。这——便是他和夜尊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 万年前的地星贫瘠荒芜,并没有什么可用的食物,除了那难吃的低等幽畜。

       “面面在家乖乖等哥哥,哥哥去给你打幽畜吃?”摸了摸面面的小脑瓜,沈巍温柔的说。

       “好。那哥哥早些回来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乖巧无害的样子,看的沈巍有些楞神。记忆中的一些片段,也浮入脑海。那是多久以前的事,久到沈巍都有些模糊了。他的面面,曾经也是这般乖巧可爱。但最后面面却变得那么极端,说到底,都是当初他弄丢了面面。重活一世,他定要护他周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黑能量没有以前那么多了,也没有工共长刀了。但这依然阻挡不了沈巍杀幽畜。干净利落的杀了一只幽畜后,沈巍便准备拖着它回家做饭。

       但……,但当他到家后却找不到他的弟弟了,一阵恐慌从心底发出。莫不是他又要弄丢面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小小的院子,两间破茅草屋,便是两兄弟仅有的一切。如今缺了一个闹腾的小人,总透露着一股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*喜欢的话,就点亮小心心和小绿手,顺便评论一下。不然我会以为没人看呢。(ಥ_ಥ)  (呜呜呜,连个沙发都没人站,我写的真有那么差吗?)

      

【巍面】沈面从良记1

     *第一次写同人文,写的不好,还望见谅。

      *这个故事大概是这样的。大战过后,沈巍死了,夜尊死了,就连赵云澜也祭了镇魂灯。但也因他们的牺牲,海星和地星恢复了以往的和平。所以呢,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……。沈巍死后,穿越回了一万年前,也就是他和弟弟没有分散的时候。重来一次,我们的沈教授当然不能让悲剧重演,所以呢,一直引导面面,而面面也特别积极向上。所以呢……,所以呢……,就所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*大家在看文时,欢迎提意见,另外可能有的大大用过这个梗了,如果出现撞梗,纯属巧合。

      

【正文】

   沈巍死了,准确的说,是和夜尊同归于尽了。说实话,他这一万年来都在找昆仑的转世,为的就是报当初的恩情。如今这般也算圆满,死了也算值当。

  意识还在,可太过于缥缈。感应不到实体,让沈巍有些缺乏安全感。他是大煞无魂之人,按理来说,死了也应该在这世上绝迹,为什么还有意识的存在。

  不知飘了多久,也不知过了过久。他突然模糊的听到有人在叫哥哥。

  哥哥这个词,他倒有些久违了。

  小时候,他的弟弟也曾亲昵的叫过他,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们关系很好。直到后来,弟弟失踪。再见面时,他们便是仇人。

  其实他倒希望可以重来一次,回到小时候,弟弟缠他的时候。若说他最对不起的人,怕只有他的弟弟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又过了许久,那个声音越来越近,近到仿若在耳边的时候。沈巍才后知后觉的睁开了眼。耳边的哭声也真实的回荡在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哥哥……,呜呜呜……,不要丢下面面,面面以后都乖乖吃药,不惹哥哥生气了。”小面团子哭的一抽一抽的,使劲摇着床上的沈巍。

         所以呢,沈巍看到的第一眼,就是哭的眼睛红红的小面团子——沈面。

      事情要从今天早上说起,我们的面面依例睡到日上三竿,但醒来后,他却看到身边的哥哥居然还没起来,事出必有妖,所以面面叫了叫他的哥哥,但哥哥没反应。又叫了叫,还没反应。所以他就怀疑他的哥哥抛弃他了,因为隔壁村的王爷爷就是睡了一觉就叫不醒了。他的家人哭的可伤心了。所以那段时间,他可怕他的哥哥也像那个人一样不要他了。年仅十岁的面面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面面?面面?”看着面前这张稚嫩的脸,沈巍有些楞神。这脸,他太熟悉不过,这是他弟弟小时候的样子。也是他小时候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莫不是上苍听到了他的愿望,让他能再见到他的弟弟。



*下一章,看年仅十岁的沈教授如何带“熊”弟弟。

*这一章是试水,看有没有喜欢看的伙伴,点亮你们的红心和绿手手,给你们的大大一点动力。欢迎下方评论留言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

【刺客列传】【蹇齐】时事错

          冰冷的宝剑滑过颈部,齐之侃不觉得有多痛,相反他很轻松,很高兴。终于可以再见到他的王上,他的阿蹇了。
  
           亡国之君,怎么都是辱的。他只恨他不能护在他的身边。他其实不信命,从来不信,可最后他不得不信了,或许他与蹇宾的相遇就是命吧。
  
          命运让他与蹇宾相遇,也让他们相知相守,他弄不清于蹇宾是何情意,兄弟、君臣、知己……,还是什么?他从来不懂。可现在他懂了,他心悦蹇宾,否则也不会为了他,放弃自在之身,随他入了那朝堂,自此无论何事,都以蹇宾为重,只是贪恋他含笑叫自己小齐时的摸样。
  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齐为何离本王那么远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属下只是王上的近侍,这个距离刚刚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本王觉得,小齐会跟丢………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王上,我…………。”
  
  
         “本王说的话就是天意,本王说小齐担的起,你就担的起,本王说你是上将军,你就是上将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王上,属下此生唯王上之命侍从,纵使肝脑涂地,亦难报君恩。”
  
  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”
  
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往昔的话语回荡在耳边,他想他终究还是负了蹇宾。王上,等等属下,属下来找你了。碧落黄泉,小齐再也不会跟丢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  
           时事错
           错相遇
           盛颜绝世
           心悦之
           奈何,奈何
           时事错
           错相守
           白衣倾付
           夜阑珊
           何也,何也
           时事错
           错离世
           血染白衣
           山河灭
           忆昔,忆昔
           此去经年,君可悔
           悔当年,赤子之心
           为君变
          
  
       “小齐,你来了。”隐约见,齐之侃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,他不由向那望去,果然是他的王上,依旧是那绝世的容颜,他没有跟丢…………。
  
  
          碧落黄泉,不负君…………